【家庭書寫】業火焚心~面對爛帳與轉身離開

有的東西,也許我窮盡一生也沒辦法弄清楚、說清楚。只能盡力而為。
原生家庭,或者說父母對我而言就是這樣困難的存在。下面整理這兩天的家庭衝突與覺察(很長又瑣碎,慎入)。

***

昨天我去接受諮商(長期),整理過年時期因家庭引發的低潮。談到自己如何被關於父母的陰影所籠罩,如何地沉重、糾結、無望,後來幾近於憂鬱狀態,有段時間非常渾沌,痛苦煎熬折磨,講不出所以然(平常我雖然低潮,但是依然可以整理自己的思緒)。

就這樣整理深層情緒本來就很複雜,接著晚上又處理一個退貨事情很不順利,回家後還莫名碰到長輩爆氣吼我...睡前已很疲累,弟弟又來說自己的小煩惱。雖然我聽了一點還是請他離開,告知我也是心情很不好;但整個負能量已經開始發酵...熬夜看了一些BL小說解悶。

真正的事件是,今天上午和弟弟去醫院,因為我爸拿慢性處方簽,三個月要回診一次,但剛好碰到他出國旅遊,而他不想跟醫生改時間,所以再次叫我代替他過去(他並不太喜歡這個醫生,也覺得沒必要回診)。但這個醫生本來跟他太太比較熟,所以我弟本來有轉告她,她也說會再跟我爸商量一下,然後,就沒有然後了。因為我爸一連串開刀住院,她要負責主要事務,這些也不了了之,沒再提起。

今天我就跟弟弟提,說下次還是不要這樣了,應該一開始先不要答應我爸(因為他有時很盧又會爆氣),先搞清楚為何他不回診?畢竟這還是不好吧?假使真的說不過他,那也要先跟他太太商量一下,問清狀況再決定是誰處理,而不是莫名其妙就接手,然後變成是我要去問...因為我對他太太很有心結,我對他們整個再婚都很有心結,這個受傷一直到現在我還在努力克服,雖有進步但也覺得搞不好一輩子也好不到哪去...簡而言之,就是我幾乎不可能好好跟他太太溝通協調,所以我希望以後不要一開始就莫名答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就算不得不做,也要當場搞清狀況,不要傳話來傳話去,整個暗潮洶湧(因他們夫妻也不合)。

然後我跟弟弟就火爆地吵了又吵,醫院吵完,晚上回家又繼續吵。真是痛苦。講很久才找到溝通的共識,澄清誤解,想好未來可以怎麼改進。

因為我們本質上是完全不同的人,所以溝通很不容易,不只容易誤解,也容易陷入過往衝突模式的回憶而跳針。他很理性,是解決問題導向;我很情緒,我很容易卡在情緒而拖延然後爆炸。我是努力很久很久才能像現在這樣,釐清自己的想法,堅持把想法和原則說出來,不把話吞進去(因為吞不下,遲早會爆炸),即使他大吼或生氣或指責我,我也不退縮。

生氣的人都是猙獰的,彼此相看兩厭。唯一慶幸的是,至少他的理性還足夠讓他堅持搞清楚我在想什麼,然後讓他找到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理解我的方法,然後他就會氣消而平靜。

中途我忍不住哭了出來,大叫:「為什麼我應該答應?這樣我痛苦我也搞得別人痛苦。我不甘心為什麼要對我爸忍耐?忍耐他太太?甚至忍耐你的要求?」並且也說弟弟的價值觀為何跳來跳去,一下跟我一樣,一下又反對我?弟弟也拼命大吼大叫,雙方不斷跳針和重複,試圖溝通與理解與反駁對方的誤解和盲點。他不懂明明是小事,為何我做不到?既然我做不到,幹嘛不說?既然我不說,幹嘛不就接受現實、做完就算?怪誰?各式各樣的矛盾,你的矛盾,我的矛盾,誰誰誰的矛盾與無奈,還有過去衝突的回憶,未來衝突的假設...如果比喻成戰場,真是飛箭遍天,滿目瘡痍。中途一次次閉眼深呼吸,整個臉繃緊,但嘴角顫抖想失控的笑。

由於之前他太太開始會找我吐苦水,這讓我非常不舒服。而我爸有時候叫我們做事,態度也是很傲嬌難搞,這也讓我不舒服。但其實這個我無法跟弟弟解釋,因為事情不是表面的事情,而是整個累積的垃圾山,加上之前還有別的壓力和低潮,這一切加起來超過我的底線,開始讓我覺得,我必須振作!我必須畫個界線!不然我會完蛋!因為之後我爸的老化與疾病只會更加嚴重,也就是說各種照顧議題只會加重。

就是這樣在雞同鴨講,各說各話,但其實說的都是一樣的話。因為弟弟的說法是我要接受現實,我們必須跟他太太合作云云。我說對啊,所以你講的跟我有什麼不一樣?!

好不容易終於溝通完了,我也不想回想他是怎麼成功用自己的字典來理解我...。我只能盡力先這樣紀錄下來。中間也有生氣,覺得我昨晚願意忍耐自己情緒傾聽我弟,那為什麼輪到他對我就要那麼不包容?明明我也是想解決問題,不是要抱怨?這次沒做好我不也認了後果嗎,我承認我很廢不行嗎?所以下次要把「我很廢」這件事納入評估啊?我已經不想再輕易勉強自己去接受我爸或他太太了。因為事實就是我做不到啊。要吵來啊!我已經慢慢成長到開始做吵架的準備了。

***

說是要吵架,不過搞不好到最後一刻也吵不起來。天知道。我只是必須不斷給自己心理建設,去看清楚我可以接受、不能接受、不得不接受的一切。面對這三十多年的親子之情與爛帳,這真的需要勇氣智慧和能量。

至於轉身離開,我說的並非逃避,而是看清自己的非理性期待、無意義的所謂愛的渴望與失望,然後能夠接受現實,並且為自己留下餘力,在我有生之年還需要靠自己走出這些陰影影響,需要靠自己去尋找、建立讓我活下來的夢想與意義。

因為新年的低潮太痛苦了,讓我不得不再次意識到,我這樣耽溺只是害了自己,我必須接受和長大,我必須放下與離開,我必須絕望與死心。

面對那些「我不好、我永遠不值得愛、我不會幸福」的莫名痛苦,需要重新能夠看見「我很好,我好在哪裡,我有哪裡活出自己期待的樣子,我長出哪些能力和堅持,我有哪裡值得去相信愛與希望」。

沒有一件是理性的。全都是瘋狂般的情緒性,然後嘗試在漩渦、風暴、迷霧、深夜中,找到我的光,有方向可以去遙望,有踏實的地可以去踩。

我實在無法把這一切解釋給別人懂(沒錯,別人也沒義務要來懂)。我只好承認我廢,在廢中努力進步,一次比一次不廢一點。

***

然後,今早我半夢半醒間,有生以來第一次浮現這句話「別人不愛你,你更要愛自己啊」!(感謝我愛的作者空夢,應該是來自他小說的靈感與啟發)

原來,人生應該是這樣子的嗎?我還沒被自己瘋狂的無明與幼稚的頹廢給毀去嗎?

業火是這樣的,不燒出個明白,不能罷休。執著什麼,如何放下,如何去付出,如何去超越自己。

***

吵完也和解完後,我開始無相念佛拜佛。

拜下去不久後,我開始流淚。心中想到一個曾經回應說願意傾聽我的網友(我之前也曾經傾聽他),想到萍水相逢的他願意這樣對我說出我最想聽的話,突然莫名非常感動,想著「我一生都感謝你」(雖然我還沒曾找他傾訴過),接著繼續想到「感謝這生所有曾經好好聽我說話的人,是你們幫助我的心不至於死去崩解」。所以我願意一直努力當一個傾聽陪伴者。這是我擅長、願意、能夠做的事。

~夜希,2018/2/23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velightspace 的頭像
lovelightspace

L&L 夜希的談心空間

lovelight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黃意緁
  • 親愛的夜希,每個人都是宇宙中獨一無二的存在。要先學會愛自己,別人才會來愛妳,想要別人悅納接受妳,要先自己完全悅納接受自己的本來面目。這樣的照樣造句可以無限延伸下去。妳已經走在這條路上了,路只會越走越寬,加油,妳可以的